CITY YEAST
 
明報周刊-坐著看花(專題報導)
 




明報周刊 x 都市酵母
坐著,看花
小市民的街道家具行動 
完整報導 down load

●撰文/南美瑜、黃婉婷 攝影/汪德範、周致、水越設計 插畫/水越設計 文編/劉雅嫺 設計/邱筱苓 圖片/水越設計、都市酵母

小時候,我們都聽過「一朵花」的故事,因為鄰人送給他一朵花,於是,他好不容易找出那個許久未用的花瓶,接著,他又發現髒亂的房裡找不到一處可以放花瓶與花的地方,只好開始清掃整個房間。故事的最終,窗明几淨的房裡,花甜甜地在那兒,微笑綻放。
辦 公室剛搬來內湖的時候,4層樓房前有塊產權不清的空地,被醜醜的綠色鐵皮圍起來,空地上長滿雜草。那時候,同事們曾想,不管這塊地最終收歸誰有,起碼我們 可以先整理好這片廢地,讓路經的行人過客有個停留歇腳的地方,能造成一座小花園是最好不過的了。1年後,這塊空地並沒有長出半朵可以讓行人駐足欣賞的小 花,鐵皮圍牆仍然醜醜地區隔著人行道與無人、無花的廢地。產權不明、公有、共有或私有的辯論依舊沒有結論,我們則早已遺忘了當初造花園的idea,而在想 著滿一周年的雜誌該如何過生日?這時候,一封叫做「都市酵母2009遍地開花」的電子郵件寄到了我們的信箱。
計畫策展人周育如Agua是位留法設計師,2006年的某一天,她開著車行經洲美快速道路,剎時間為眼前的山光雲影所吸引,渾然不知自己身在哪座城市?直到車行至市區大街,才又被熟悉而令人沮喪的街景驚醒,這裡仍舊是她所居住的台北城。
身在都市裡的小市民,常常會有對都市生活品質忍不住罵髒話的心情,怪罪政府、他人自私自利、眼光短淺、毫無美感,Agua也沒少罵過,只是,這一天,她忽然問起了自己:「身為設計師,我又為這個城市做了什麼?」
翌日,她到辦公室的第一件事,便是和設計同事們相約往後每周三召開一次「世界概念設計」會議,每人每周必須提出3個讓這個城市更美好的idea,天馬行空、不切實際都行,只要是美好的。8個月下來200多個ideas集成第一本叫做《都市酵母》的書。
一 年多後,像繁殖似地變成了3、4百多個無償參與的都市概念計畫的酵母人(包括設計人、藝術家、詩人……通通都是小市民),在「學學文創」做了場又好笑又瘋 狂的「陽台」展覽(全是為了把堪稱台灣奇景的醜陋陽台好好改造的ideas)、烤出了香噴噴的酵母雲形狀麵包(黃色酵母雲是一朵微笑的雲,也就是計畫 logo),打造了30輛快樂黃包車(與台灣大車隊計程車合作,從車子由裡到外包括服務一併設計起),以及當代藝術館的「4╳6客廳」展覽。
今年 「遍地開花」計畫分成兩部份,一個是專業設計師打造市井執人(賣花女、清道夫、郵差……)的服裝配備,另一個則是「黃色椅子」,也就是《明周》決定跟它一 起過生日的方法,每個人只要拿出一張黃色椅子報名參加,在快閃行動日(8月2日)一起拍張照,並且為這張椅子作紀錄寫故事,1張、2張、3張……150張 黃色椅子將成為台北城裡花開遍地似的風景!之後,有趣的黃椅子們將在學學以及華山台灣設計師周展覽。
陽台故事說完,這一次談的是街道家具,創意仍然可以天馬行空、毫不實際,但實際的是「行動」。只希望這個行動的參與者與觀看者,或可在帶回這些快樂的創意酵母回去慢慢發酵,想想可以為自己的城市做些什麼?


在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大樹下

外表前衛、言語犀利的顏忠賢,是建築師、策展人、作家,也是都市酵母計畫的顧問。我們約在他所分享台北市信義計畫區飲料最好喝、桌子最好用、環境最舒適的泡 沫紅茶店見面。先前為了拍照,跟著他四處穿梭在此區大型的政府建築、百貨公司、商場、公園、廣場之間,瞧他熟門熟路地快捷腳步,隨時就可以舉出一個停頓 點,與我們解釋這些街道家具的優與劣,就可以知道他是如何熟悉、思考著這座我們一起生活著的城市。
「這麼說吧!對我來說,街道家具就是走一走累了 可以坐著、休息的地方。」顏忠賢說。「台灣的都市家具,在都市發展初期就全部出了問題,所以都很醜,或是很不友善、太商業。假如用美容的角度來說:因為長 得醜才需要美容,但是卻用錯整型方法,明明該找專業醫師做全身美容,卻只是挖東牆補西牆地只做了小針美容,結果還是坑坑疤疤、不像長在同一個人身上。」這 些問題的緣由仍在於公務體系中發包程序的不專業、「做完事」與「把事做好」的道德落差,以及負責人無想法、無擔當等層層問題,也就是讓小市民想罵髒話的種 種理由。

成功大學光復校區裡的「榕園」,有棵老榕樹屹立在廣大的草坪上,樹傘極大、樹幹粗壯,是許多人晨昏遊憩的地方。尤其台南很熱,在這邊很舒服涼爽,你每一段的戀愛與失戀都在那裡,那裡有種巨大的鄉愁、神祕的暗示。


理想的都市家具

顏忠賢認為,人可以 在景色中舒服的休息、停留,甚至景色可以喚起某部分的記憶,便是經典的街道家具;或是人可以自在融入,成為景色中的一部分。他以昨天剛看完《哈利波特》做 解釋:「霍格華茲學院每一處都是很棒的地方,不只教室,包括每一個地方如操場、走道都是,尤其不要跟別的情侶撞在一起就可以約會,那就是街道家具最完美的 狀態。它可以讓人籠罩在一種巨大的神祕暗示之中,往往大自然、大樹、噴水池、良好的建築景觀便會帶來這樣的心情。」
「東京的六本木,有一家 『TSUTAYA Tokyo Roppongi』複合書店,那邊附近有一些街道家具,單個看還好,我說的是那『整件事情』——包括那邊有一個個很大的、數字會變化的燈箱,還有咖啡店, 加上那家店人很多、開到很晚,每個人在六本木逛到一個程度之後,晚一點都會聚集在這邊,形成一種人與書店、景色、六本木之間的聯繫,這是近5年非常成功的 案例。」
「東柏林的『Sony Center』,則是一座在數棟建築之間的中庭天棚,在照明的控制下,白天夜晚的光線完全不同,加上水池邊寬敞的座椅,四周有數座露天餐廳環繞,一邊休息 還可以觀看巨大銀幕上不斷播放的各種影片,不只結合商業與休閒的需求,更大大扭轉東柏林向來給人緊張、困頓的印象。」


我們已經進入關注公共領域的21世紀

雖然一連舉了2個已 開發國家的城市廣場,但顏忠賢對於台灣街道家具仍有欣賞之處,他說:「其實台灣有一部分已經在做這樣的事了,尤其是淡水河邊,你記得電影《小畢的故事》裡 的場景嗎?那邊有幾棵大樹,到現在還留著,然後有幾個新餐廳直接用那幾棵樹作設計,將淡水河、老樹、道路做了整合,這也是很不錯的案例,尤其這邊的咖啡 店,可以在2樓直接觀看淡水河的夕陽,真的很符合『坐著,看花』的標準。」
「我覺得『黃色椅子』的概念是相當聰明的,用了一種輕巧的方式把都市的問題當作一個藝術計畫、概念展覽來做。當我們在帶有個人記憶的椅子從家裡搬出來,帶到廣場上集合,探討的就已經是直接進入心裡層面的思考了。」
都 市家具和家裡的家具完全相反,因為家裡的家具都是自己精心挑選的,因為每天使用所以都很愛惜、捨得花錢;但公共家具卻完全不同,不僅不懂愛惜,更別希望它 要有美感。加上台灣的時代背景,以前常會看到街道家具上看到「保密防諜」的警語,如今因為人民生活的改變,開始懂得追求美觀的街道家具。如果我們能夠看待 公共空間、家具的態度,如同對待家中的家具那般善意而有溫度,就表示對美的需求延伸到公共領域的思維,而這正是21世紀全球都在思考的方向。


都市傢俱是未來10年中比公共藝術還要重要的事

顏忠賢認為台北有些街道家具已經做的不錯,例如台北安和路上有幾張怪怪的小椅子,看起來相當特別,甚至連台北的公車亭也頗具設計感,但是,應該要怎樣做才能變得更好,這時他突然冒出了一句很光復時期的名詞——「政令宣導」。
「回 到觀念的宣導,說的就是像都市酵母這件事,它用一種『概念專輯』的方式,每年都推出不同的主題,把議題切到有關設計的、都市方面,就像用黃色椅子來講街道 家具,讓台灣的美學環境,即使還不成熟,也能讓人民有點概念。」如果拿出專業建築師的身分來分析成本、工程,「其實都市家具是最容易、最小的發包就可以立 刻改變公共環境的事。」它甚至比公共藝術、景觀還要來得迫切、且立竿見影,重點在於出發點的心態,由內而外的美感需求,視覺的美、感官的舒適、友善。
紅 茶喝完了、晚風涼涼的,的確有種難得暫忘身在鋼筋建築中的恬靜。顏忠賢說,如果換他來做都市概念計畫,首先就要把台灣所有帶著紫禁城影子的建築通通炸掉, 再重新規畫,「我連小針美容都不做,直接當變形金剛了!」看來哈利波特和他的同學們除了戀愛之外,還有更偉大的計畫在急切進行呢。


這是我們居住的城市,夏,攝氏溫度32度C

好的城市與建築,是在完成的同時,公共空間與家具即已完成。
90年代以後的台灣經濟體質已經產生巨大的變化,取而代之過去代工角色的,是必須兼具工程與設計的R&D層次,政治解嚴、媒體自由、觀光開放種種觸媒,讓城鄉的活性變得更為激烈,但美學經濟的思考卻總是來不及跟上,街道家具是最明顯的例子。  ~顏忠賢


這群酵母人與那些事兒

在台北市南京東路的 巷子裡,一橦舊公寓的地面樓層,是都市酵母誕生的地方。黃色的酵母雲朵在這裡到處都看得見,因為那是一張張有點黏又不會殘膠的貼紙。黏,是一個重要的字 眼,對都市酵母來說,代表著創意人希望讓我們居住的城市更具吸引力,讓住在這裡的人更有認同感、讓旅行的人記憶從此被這城市「黏住」卻不會膩,再也難忘它 的餘韻。

那天我們齊聚一堂,有酵母計畫的策展人Agua、林舒、徐景亭,攝影師汪德範,還有身為「黃色椅子」計畫協辦單位的《明報周刊》編輯。我考了這群慣性視覺思考的人一個問題:「假如你要為台北選一個顏色作代表,會是什麼顏色?」
4 個人突然安靜了下來,這是一個認真的遊戲,考驗了大家對自己的都市有什麼樣的感受。酵母計畫發起人Agua最先忍不住笑了:「當然是黃色!我已經『中毒』 太深了。」不過,很有說服力,因為對以創意出發的酵母人來說,最希望的就是要為這個城市帶來活力與能量,讓城裡的人除了庸碌生活工作外、還能保有微笑。
一路以來為都市酵母計畫紀錄影像的汪德範說:「是灰藍色。那是我長期拍攝台北時經常拍到的天空色,帶點灰塵與鬱熱濕氣的藍。」「綠色!我希望是那種太陽光影下的綠蔭顏色,那是我從小在台大校園玩耍時最熟悉的顏色。」林舒說。
「我覺得是油亮的黑色耶,像瀝青那樣,可能是因為我住在三重、蘆洲工業區的邊界吧?」徐景亭苦笑著說。


為了讓人想回家

徐景亭是台中東勢 人,921大地震把她的老家震倒了,幸好家人安然無恙。她還記得當晚連夜從台北趕回家的路上,已經找不到回家的路,馬路已經不是熟悉的形狀與方向。身為工 業設計師的她和一群熱心的建築、城鄉學人很快地成立了重建計畫中心,但是,每當她向家鄉災民解說這些較有遠見、或整體性的想法時,總是被拒絕、或是無法被 了解。「那就好像你對一個已經餓了三天三夜的人說,選這個食材有多好、多健康,但他想的卻只是要立刻吃飽。」
重建計畫無疾而終,徐景亭一家也搬到 臨時的住處,侷促的住所必然堆滿老家幸存的雜物,在外地工作的家人回家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。她開始整理起居室與浴室等共有空間,一步步把家裡打點出舒服的 感覺;家人開始回來了,她將家業廢棄的診所改成了「東海醫院」展覽,一點一滴地把東勢人從小在這裡看醫生、打針的回憶用裝置藝術重建打造,來看展覽的鄰 人、老友,各自在這裡找到老家的回憶。
「我只是想讓人回家,這麼簡單而已。有時候,設計師用太嚴肅而有距離的理論『嚇』跑了群眾,反而失去了設計師原本要幫人解決問題的初衷。」這是她成為創意酵母人的原因,因為它是設計者的起初之心。


在城市裡歇歇腳

都市酵母誕生之前,Agua和她的水越設計工作室已經參與過不少概念性的城市計畫,但心裡總覺得不夠踏實,就像在洲美快速道路上面對美景與醜陋街景的對比 時,「我到底認同這個城市什麼?」她曾經走在住家附近的西門町一區,2個小時找不到一處讓她想要歇腳的地方,在巴黎、東京的生活,卻是隨時可以遁逃,在城 市裡任一個腳落獨處、跟自己說說話。
世界概念設計是一種實驗性、概念性而非以商業出發的理念,Agua把這個理念放在都市酵母5年的計畫中,沒有商業包袱、沒有理論的線框,好像大家玩遊戲、搞創作那樣,只有一個善意溫暖的出發點,讓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城市裡舒服地歇歇腳。
去年的「陽台計畫」是天馬行空的創意小人國,以模型展表達都市人的狂想。今年的「黃色椅子」,則是透過地景塑造(有如滿地開遍黃花的100張椅子)、快閃行動與環境直接發生對話,以一種輕鬆而輕盈的方式。
如果它可以讓人參與的方式如此簡單,卻能得到立竿見影的視覺經驗,改變我們對街道家具的心態與想法,就是酵母人最踏實的理想吧。

坐著,看花的祕密花園

曾有豐富空中攝影經驗的汪德範說,他在空中看過讓人忘記身在台灣的美景,是在花東海山交接之間,和清水斷崖。然而多半的時候,我們是從平行、或更低的角度面 對著居住的城市,往往因為距離太近而看不清楚。因為認同都市酵母的理念,而自願成為影像紀錄者的他,因為街道家具的議題從鏡頭中重新觀察了這個城市,他用 畫面說出的話比語言還犀利、寫實,「因為我就是要突顯問題,讓有能力的人們看見,然後去改變它。」
那天結束前,這群酵母人一一分享了他們在城市裡 最近一次「坐著,看花」的美妙經驗。有人說是台大新法學院裡的大樹與水池,有人說在徐州路台大舊校區的樹下,可以聽見蓮霧掉到地上的聲音;林語堂紀念館花 園裡的花與夕陽、陽明山草山行館前的樹下,小小步道旁足以把台北盡收眼底;舊北投的噴水池、富錦街的夾道樹影……原來,在這個城市,仍然有許許多多的祕密 花園,藏在人們的心中,只是等著被串連成一個讓人有黏性的都市,呼喚我們常常回家,酵母人說這是對未來的共識,才讓酵母黏在一起繼續發酵。

從來,會讓人到大樹下嗑牙、打盹、發呆的理由,是因為大樹親切、涼快、舒服,像老朋友,而坐著的地方可能是板凳或樹根,皆非關重點。在大家共享的空間裡,各 自可以「坐著」休息,邊「看」邊欣賞,「花」與如花般美妙的人與風景,就是街道家具帶給生活品質的最高指數了吧!?除了賞心悅目、還要讓人願意常常來這裡 坐著,看花。

黃色椅子這樣坐

由都市酵母計畫所募集的100枚黃色椅子(2009年6月15日至7月15日),是透過網站報名方式參加的,每一張黃色椅子都有自己與主人的故事、回憶,我 們先在這裡分享予你4/100的故事,無論你從何時開始參與(來快閃拍照或是看展覽都行),只要開始行動,就會讓坐著看遍地開花的夢想不遠!黃色椅子,遍 地開花,有一把就開在位於台北市內湖住宅區中的「零二設計工作室」中。
讓這把黃色椅子搶眼的原因,除了顏色之外,還有它似乎不該出現在這個年代的簡樸造型,當然最特別的,當屬它其中的一隻腳,變成了鉛筆,似乎是為了要讓這一片灰色的水泥叢林,能夠添上幾筆活潑的色彩,這就是設計師井婉婷創造出來的黃色椅子。


融合新舊創意

「我一向很喜歡懷舊的東西,因為現代的設計品大多都太美侖美奐,似乎不容許出一絲差 錯,總覺得少了那麼一點人文氣息。」談起自己當初設計這把黃色椅子的概念,暱稱「井」的井婉婷強調,自己喜歡在新的時代加入一點舊的東西,因此在知道要設 計黃色椅子的時候,腦中便浮現以前的老板凳,從構思到製作完成,只花了3天。
她表示,會將椅子的一隻腳設計成鉛筆的模樣,其實是來自於本身的職業背景,「雖然從事空間設計的工作,幾乎都是使用工程筆,但是即便如此,筆筒裡還是少不了黃色的那種六角鉛筆,因此一想到黃色,首先就想到常用的那種鉛筆,算是一種與生活的結合。」
雖 說如此,但是過程中最花費時間的,卻是在一開始的討論階段,光是要用哪種板凳就花了不少時間,等到真的要開始製作時,卻遇上技術性的問題,「原先為了逼 真,本想真的弄成一隻可以削的鉛筆,不過由於石墨太軟,人一坐下去可能就會斷掉,所以後來才決定採用加工的方式,用壓克力漆將板凳塗成黃色,再削出鉛筆的 一角,才成了現在這個模樣。」


用詼諧的方式看待城市停留

雖然是第一次參與「都市酵母計畫」,但井卻認為,黃色椅子計畫是一種用詼諧的角度看待「城市停留」的議題,她說,因為自己是學空間設計出身,因此對於台灣街道家具,總有種「恨鐵不成鋼」的感覺,認為應該可做的更好。
「街道家具應該是一種『誘因』,會讓人們想要坐下來,揮別城市的無聊、燥熱。」她認為,街道家具的成敗,在於有沒有人願意在這裡「停留」,拿杯咖啡欣賞周遭的風景,就像是一棵大樹下有椅子,能吸引許多人乘涼、設攤販,雖然簡單,卻是一個極佳的示範。
話雖如此,井也認為台灣已經在街道家具上有所改變,「像我上次去中國就被嚇到,開著車子在馬路上跑,往往很長一段路上都沒有半個紅綠燈及斑馬線,這很明顯就是沒有把『人』當作城市的主角。」
因 此井認為,台灣的政府,至少已經願意花錢,改善公共環境。舉例來說,台北保安宮周邊的道路,從原本的人車共處,到如今僅限行人徒步區,都是政府重視「人」 的例子,除此之外,近來也有不少設計感的街道家具出現,「像簡學義設計的公車亭就蠻不錯的,L型的線條很簡約,卻相當具有設計感。」

黃色椅子行動日,大家一起來「坐」「做」
◎時間:2009年8月2日下午3點
◎地點:我們先在華山藝文園區門口集合(台北市八德路一段1號)
◎參加方式:歡迎大家帶著自己的黃色椅子,或是穿上黃色衣服(請讓椅子或是全身面積50%是黃色,參照本刊封面上的黃椅子色為標準),一起快閃拍照。
◎注意事項:請帶著快樂的黃色能量參加。
◎8月22日~9月6日到學學文創志業大樓(台北市內湖堤頂大道二段207號)來看黃色椅子展覽、聽講座。
◎8月29日~9月6日到華山藝文園區參觀台灣設計師周展覽,也可以看到遍地開花的黃色椅子。

詳情請見都市酵母網站www.cityyeast.com


為什麼叫都市酵母?
因為這個計畫的主旨是為如何創造一個對人們具有認同感、黏性的都市而起的概念性設計。
為什麼叫酵母?
起初的想法叫做「都市下錨」,為打造一個深植人心的友善都市而發想的創意,下錨就是扎根的意思,但是「下錨、下錨」唸起來拗口、不順耳,唸久了遂變成了「酵母、酵母」,竟然延伸成更有動感與想像空間的字義。
為什麼logo是酵母雲?
創意的符號可能是燈泡、也可能像漫畫裡人們思考、想像變成的泡泡,雲兒的形狀就是創意發泡的意象。
為什麼是黃色的
在酵母雲誕生的時候,就是黃色的。或許對設計師而言有其個人的意義,不過,大家都認為黃色是一種充滿活力、愉悅、清新的色彩,酵母雲一出生就是一個友善、快樂的孩子。
什麼叫做都市家具或街道家具?
但凡在走出家門進入的公共空間裡,提供人們、也包括動物、植物不同功能之需求,如等待、休憩、安全、無障礙等功能,所產生的設施。


設計系學生余泓緯的黃色椅子「沉澄」
●目前就讀華梵大學的設計系學生余泓緯表示,這把黃色椅子「沉澄」的創造靈感,來自於某天坐捷運的感觸,他認為,公共場所的人們總是來來往往,感覺很繁雜、忙亂,似乎需要一點時間來沉澱自己,就像鐘乳石一樣。
他 表示,希望坐在這上面的人們都能像鐘乳石的成長過程一樣,原先被曝露在風吹雨淋的大自然中,爾後慢慢回歸到安寧的洞穴裡,希望能將這樣的意象帶到現代繁忙 的人們上,不要為了忙碌而盲目,要時常休息沉澱自己,讓思緒寧靜換得一個澄清的自己。尤其這把椅子的高度設計成65公分高,人們坐上去時,膝蓋會完整的放 鬆,不用再支撐身體的重量,坐在「沉澄」上,自然而然的就會放鬆身心,沉澱思考一番。

護士呂佳融設計的黃色椅子「Happy Chair」
●「沒關係!可以坐上來,不會痛的!」職業是護士的呂佳融,將這把黃色椅子取名為「Happy Chair」,希望將快樂的氣息感染給每一個人。
她認為,休息是一件另人開心的事情,因此希望坐在「Happy Chair」上面的人也都可以很happy,為了讓人有快樂的心情,因此在椅子上面用滿滿的玩具、吊飾布置,希望一眼看到的人就可以感受到歡樂的氣氛,從而隨時隨地保持開心的心情。

小六女生Joanne的黃色椅子「Twilight Chair」
●「我只是想把所有喜歡的東西都畫上去。」Joanne說,她希望《暮光之城 Twilight》的主角們可以來坐坐這張椅子,分享一下粉絲最喜歡的事物。「如果他們坐過,我一定把它放在外面展示,但只准人看、不准人坐。」

更完整的 坐著,看花 精采內容?詳見第56期《明報周刊》2009.07.23出刊,完整報導 down load

shopping design_2013設計大賞最佳創意活動

明周生活_201401小招牌製造所

30雜誌報導 - 30個影響台灣的聲音

城市畫報 都市酵母的存在哲學201304

都市酵母孕育城市風格_20130302

臺大春色工作坊

城市設計營-培養城市感知力

用旅行為設計帶來新視野

新年創意過

都市酵母計畫蘊育城市風格

夢想如何堅持下去20120805

找尋台北色彩 徵求五百個觀點20120731

深圳商報 20120201

深圳商報 創意周刊20120210

typographics_201201

GDC11外围展「回到中国」主题邀请展

Pecha Kucha Night Vol.16

民視報導 世界設計大會 都市酵母島嶼瓢蟲紀

動腦新聞 - 台北百年大稻埕 激發靈感的繽紛天堂

台北國際藝術村 讓世界看見台灣文化軟實力

臺中市2011創意生活節

自由時報 - 台北那條通20110925

2011/8/17 黑秀設計現場-五坪水越的夏日體操

逛「鷹架巷弄」 探訪「混搭」台北

老屋新品座談會20110812

5坪水越的夏日體操

都市酵母 - 台北那條通的那座山

都市酵母 x aveda

中央電視台報導

明報 台北尋寶藏「臨屋」賞藝術

聯合報 - 元宵節大寶兔

都市酵母 散發魅力元素

郝龍斌至寶藏巖與居民提前歡度元宵佳節,並期盼文化活動在各地紮根

自由時報20110212

臺北燈節公共藝術展「寶兔兔找太陽」 12日晚間開幕登場

聯合報 - 元宵節大寶兔

萬家燈火.庶民點燈

都市酵母台灣百物語攝影展

台北好藝術 - 台灣百物語攝影展

Living & Design 寶藏巖 山勢地景共構的文化聚落

「Bo-casa 巖上的家 寶藏巖國際背包客空間規劃工作營」座談會

公館店家換門面 泰迪熊裝扮尬場

「都市酵母」 店家改造不用花大錢

都市酵母商圈創意改造計畫

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開村囉

寶藏巖開村 千人尋寶

寶藏巖藝術村 周六迎賓

寶藏巖藝術村 周六迎賓聯合報

文人政事 - 都市酵母陽台計畫報導

cast net 喀報書評

快閃PiKAPiKA LED創作 創造光纖快樂網路生活

明報周刊-開幕花絮

查理王推薦 - 都市酵母.遍地開花,百花齊放、持續發酵…

明報周刊-坐著看花(專題報導)

明報-都市酵母xSo-net x PiKAPiKA x 陳映蓉

當代藝術館-小碎花不展覽

明報周刊-周刊一周年與都市酵母開始合作

都市酵母的異想

2008粉樂町-快樂黃包車

figaro-打造城市烏托邦

設計城市,讓旅人轉身即想念101

CITY YEAST Copyright
 
newsletter    
  SUBSCRIBE ENEWS
 
back to top